八字排盘 相士算命 可信吗?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4-04 17:29   1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八字排盘 相士算命 可信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节选自《探本溯源-四柱命理预测学指南》,作者王炳中,中国传统文化出版社出版)四柱命理学是周易实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千年以来,因其信息量大、反映准确、不太受场态影响而成为了人生轨迹预测的大之法。以致王朝更迭、变迁、文明进步,该学问却长盛不衰。

  在深入研究四柱命理之前,也曾怀疑过命理学的准确性。因为它与现代思维方式与格格不入。但是,求实的思维使我不盲目相信什么,也不盲目否定什么。因为一个简单的道理明摆着:在我们没有掌握某一原理、技术与方法之前,是没有资格对其进行评头品足的,更没有资格对其下是与非的结论的。在二十余年的深入研究与实践后发现,四柱命理学是一门学问,在阐述人生轨迹方面具有相当的准确性。然而,因其思维方式的独特性,机理与现代科技的严重不一致,致使四柱命理的当代价值与群体价值远远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视其为者仍为数不少。于是,决定要写一部能够后来者步入这座神秘的书籍,能够引起科技工作者等社会人士高度重视的命理学著作。

  笔者2008年版的《六爻预测指迷》、2010年中国商业出版社出版的《还本归——六爻预测指南》写了六年,本书从起笔开始至今也绝不少于这个时间。但因四柱命理学的精深及研究实践的局限性,写作过程中不时有新的思想了自己过去的观点。时至今日,也不敢说自己针对命理论断的每个观点都绝对正确而经得住千万例的检验,只能说是到目前为止笔者的观点而已。再者,人生信息十分广泛,本书所论不管是应用基础理论还是分断理论都是精深的命理理论中的一部分,正所谓“书不尽言,言不尽意”。

  近些年,现代科技出现了通过检测人体基因而预知人体健康的技术。即只要婴儿一出生,通过血液采集到他的基因,便可知道这个婴儿未来的人生道上会得什么疾病。这一方向吸引了尖端科技工作者的深研及的追捧。据资料介绍,最新准确率已达到85%。而且,正在向性情、智商、职业特点等方向的预测延伸。然而,很多忽视了,老祖给我们留下来的四柱命理学,一千多年前便做到了这些,而且很客观地说还不止这些。

  从某些角度来看,四柱命理学其实就是全息学,即通过人出生的时间全息出人生的生命轨迹。然需强调的是,我们老祖的全息学,是对物质和整个人生的全息,而现代全息学只能做到物质对物质的全息。因此,四柱命理学当是更高层次的全息学。

  四柱命理学可以说又是遗传学的祖,因通过一个人的四柱命局,可以知道其父辈乃至祖辈物质及方面的很多信息。因其存在于一个命局中,因此,父辈的信息和自己的人生信息是不能完全割裂开的,这就是所谓的遗传。

  四柱命理的当代价值还可由个体价值引发到社会群体价值。2009年的时候,笔者便依据四柱命理学等原理预言,2010年车祸将频发,并且提前在多个场合发布。2010年后得到相关部门统计数据,2010年的车祸率高于往年35.9%。试想一下,如果把类似的周易预测纳入社会管理体系,其价值不言而喻。

  四柱命理体系精深,再加上前人传承的局限性,更重要的是每个人的阅历有限,生命中的有效时间有限,因此要想达到一个高境界便难上加难。试想,没见过多例当代的命局,怎能知道什么样的命局叫贵?没见过多位亿万富翁的命局,怎能知道什么样的命局叫富?没见过一定量的各种疾病案例,怎能会断疾病?没见过多例命犯刑狱之人的命局怎能知道之灾的论断之法?所以,四柱命理成为了周易应用体系中最难攻破的堡垒,以致很多人徜徉于四柱命理体系多年还没有找到有效的门径就不足为怪了。

  也正因于此,一些人才搞出了所谓的新理论,甚至称其为“捷径”,可快速成为大师,以致后来者趋之若鹜,但走进去深入之后才发现并非那么回事!

  针对四柱命理学老祖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宝贵遗产,自古有很多命理著作流传下来。但客观地说,每本书也都是一个人写就的,那么,个人与时代的局限性就会很自然地流露在书中。就拿著名的《滴天髓》和《渊海子平》来说,都可称为命理学中的大成之作,受到后人的广泛追捧,然而,它们也都有局限性和攻读的困扰。比如《滴天髓》过分的正体系,否定了刑、害、旬空、神煞、长生十二神等,看死了用神,甚至否定了以偏财为父的结论等等,都可谓命理学的误区。《渊海子平》说的东西很多,但杂乱无章,没有注释,很多后人的注释又偏离了子平的本原,对其者,恰恰批错了,批者才是远离了子平!

  目前四柱命理的初学者相当一部分步入了命理研究的某些误区,其中最大、最普遍的误区是旺衰的误区。四柱上手先在旺衰中打转转,却不知探究这旺衰要干什么。其实,很多命局靠旺衰理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或者说,广为流传的旺衰理论只能解决小部分命局的问题,对大部分命局是为力的。

  四柱命理本不该分什么流派,只要是经得住检验的理论,都是中国四柱命理学的组成部分,都应是四柱命理的正源。经过检验不具有相对普适性的理论,就不能作为四柱理论。四柱的研究与实践者,包括著名大家在内,高度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百不失一”的“高手”只会在传奇中看到。

  每个四柱命局都会反映出这个人的主流信息,但所反映的信息方向又各不相同,每个命局更不可能都准确地展示出人生非主流的全部信息,比如六亲,特别是远些的六亲,比如岳父母、外祖、姑表亲等。比如,一个老人有很多子女,老人去世的时间信息、疾病种类等在有些子女的命局中有明显体现,但在个别的子女命造中却不能清晰体现,所谓信息同步也是相对的。

  要以科学求实的态度对待四柱理论,命理能干什么,能评断到什么程度,不可虚张声势、无限夸大、哗众取宠、。不可以一当百,把偶然当成普适。命理具有不变性,也具有可变性,这符合周易的简易、变易、不易的三易原则。不承认命理的不变性是(对命理理论与实践的不了解),不承认命理的可变性是。如果命理不具有可变性,那大家就可等天上掉馅饼,医院就没有开设的必要了;如果命理不具有不变性,命理的理论就不存在了,人生也就预知。大量的实践证明,四柱命理真的很准。只有确立了这种思想,才能理理论服务社会的同时,又不至于消极遁世。

  周易是哲学,四柱命理理论中也充满了哲学思想,掌握了四柱命理理论中的哲学思想,会使人生活、事业更美好。掌握了四柱命理的预见性,可以防患于未然,有利于化解家庭、亲友、社会关系中的种种矛盾;有利于事业的健康发展;可以把人体的疾病最大限度地遏制住,达到养生的目的;还可以把个体人的微观信息群体化、社会化,有利于国家的建设和社会的和谐。

  不同层面的人,不同职业的人,不同年龄的人,不同追求的人,都有学习四柱命理理论的必要,因为可以在这座宝藏中各取所需。正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

  所谓四柱命理学,又称四柱预测学、八字命理学、八字预测学等,是周易应用体系中针对人生规律的一种窥视和预测方法。它以人出生的年、月、日、时为信息源,排出四柱或称八字,来论断一个人一生的富贵贫贱及各个阶段将要发生的重大事情。

  实践证明,人的命运是有规律可循的,是可以一定程度地提前预知的。这已经被古往今来许多命理研究者所,也为笔者的许多实践所验证。尽管其中的奥秘当代科技还无法破译,但人类的认知永远是有限的。现在不能解释的现象,不等于将来的某个时间不能破解,我们可以共同期待这一天。然而可以预言的是,这一天一定很遥远。而一旦就此产生了突破,人类将迎来科技的巨大,这场将胜过计算机的产生……

  因四柱预测应用的信息为人的出生时间,为固定信息,所以,这种预测受场态的影响比较小,不象梅花易数、六壬、奇门、六爻等场态是信息源,受场态的影响相对就容易比较大。

  从这个八字看,辛金日主,地支得巳酉丑三合金局,时干透辛金帮身,为身旺;月令巳火,年干透出主气丙火正官,官星得用,月干癸水食神调候,使四柱不至太燥。综合来看,这是一个不错的八字。官星可用,可为官宦中人。八字无财星且禄旺,恐婚姻不美。头两步大运为财官喜用,家庭应该不错。运进中年官身并旺,如水……

  四柱命理学从创立以来,由于其实用性,预测的系统性、准确性,特别是其可学性,历代广泛流传,成为了预测人一生的最佳方法,也是大之法。由于其应用周易的思维与许多原理,因此,也成为了周易应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周易来自于自然,易学的一些基本原理都是自然、社会的现象和基本原理的写照,四柱预测法也是一样,四柱预测法的基本原理都与自然、社会的基本原理相一致,熟谙自然、社会、人生之理,四柱预测的原理就会了然若揭,预测的准确性也会大大增加。

  李虚中,字常容,生于公元761年,卒于813年,是北魏侍中李冲的八世孙,元和中官至殿中侍御史。李虚中与韩愈同是贞元年间进士,又同朝为官,命运也颇相似。只是韩愈虽遭厄运而不改初衷,李虚中却深入易道,官也不做了,整日钻研周易及鬼谷子等人的书籍,成了中国预测学的老祖之一,据说可以“百不失一”。传著有《李虚中命书》(旧本题鬼谷子撰,唐李虚中注。)

  但李虚中的命理理论现在看来并未完备,因为他只用年、月、日三柱,不用时辰,这样必增加了很多相同的命运机会,分析起来较四柱也更粗糙。试想现在分析一个人的八字,如果没有时辰,必将严重影响其准确率。因此,所说“百不失一”,必为虚传。

  到了五代末北宋初年,出了个徐子平,他在李虚中三柱的基础上,把命理理论发展成了四柱,即在原来年、月、日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时辰。应该说,到了这时,命理学理论才算完备。所以,后人把四柱预测法又称子平术。

  徐子平,名居易,别号沙涤先生、蓬莱叟,东海人,生平事迹不详,传闻他在五代末年与陈抟一起隐居华山,著有《徐氏珞碌子赋注》二卷。

  到了宋末,在徐子平四柱理论的基础上,徐子升编辑了《渊海子平》一书,系统论述了四柱论命理的理论,对于中国命理学的发展影响极大,该书成了后世四柱理论的奠基之作。

  明代是命理学发展的鼎盛时期,明代开国功臣宋濂写的《禄命辨》一文,对命理学做了系统的总结,一时关于命理的著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名的有张神峰的《神峰通考》、万民英著的《三命通汇》等。

  清代命理学得到进一步发展。这一时期,比较著名的人物有沈孝瞻、任铁樵及余春台,沈孝瞻的《子平真诠》与任铁樵的《滴天髓》对学说作了进一步的发挥,对的生克制化作了精辟的论述,具有独到的见解,被后世定为命理学正理论,成为了命理研究者必读的经典著作。《穷通宝鉴》则独辟蹊径,研创了一种独特的论命方式,对命理学的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时期出现了命理三大家,即袁树珊、韦千里和徐乐吾,号称南袁北韦中乐吾。徐乐吾(1886年~1948年),著有《穷通宝鉴评注》、《滴天髓征义》、《造化元钥》、《子平粹言》等,其代表力作《子平真诠评注》颇享盛名。韦千里(1911年~1988年),复旦大学文学系毕业,一生著述丰硕,代表作是《千里命稿》。袁树珊(1881年~1968年),为闻名海内的医家、星相家。一生著述颇丰,周易应用著作有《命理探源》、《六壬探源》、《选吉探源》、《历代卜人传》、《相人探源》以及《命谱》、《标准万年历》等。

  历史进入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以邵伟华先生为大旗的易学应用研究又掀,以洪丕莫先生的《中国古代算命术》为新时代命理学的开山之作,以邵伟华先生的《四柱预测学》为早期代表的四柱命理学著作如雨后春笋,蓬勃而生。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展,四柱命理学的方法、理论及效果都得到了继承和提高,应该说四柱命理学在新时代得到了发展。

  《渊海子平》是八字命理学的祖之作。由宋代徐升(又名徐子升、徐彦升)根据徐子平命理研究编辑而成。

  全书分五卷,卷一载有《论所生之始》、《论天干地支所出》、《天干相合》、《十干所属方位及十二支所属论》、《论六十花甲子纳音并注解》、《论天干生旺死绝》等篇章,全面介绍了八字命理学的基础知识。卷二载有《继善篇》、《看命入式》等篇章,详尽介绍了各种八字格局。卷三载有《六亲总论》、《六亲捷要歌》、《论父》、《论母》、《论兄弟姐妹》、《论子息》、《论小儿》等篇章。卷四载有《金玉赋》、《碧渊赋》、《爱憎赋》、《万金赋》、《四言独步》、《五言独步》等篇章。卷五载有《正官诗诀》、《偏官诗诀》、《正财诗诀》、《印绶诗诀》、《食神诗诀》、《伤官诗诀》等。其中的很多诀赋都很有研究应用价值,每篇文章一个作者,而大多作者已不可考,而非徐子平或徐子升。

  后世研究命理者没有不读此书者,后世的命理学著作也多引用此书的观点与章句。然该书内容多以诗歌和韵文写成,且前后章节散乱,缺乏系统性、通俗性,且原始命例较少,故对于一般读者而言有较大的阅读和理解难度。对于该书后世的注解,要辩证去读,因有些注解已经偏离了原著的思想。

  该书是命理学的大成之作,命理研究者的必读之书。任铁樵毕生研究命学,针对当时命理学偏离生克制化,混乱芜杂,偏重于格局和神煞的现象,结合一生命理实践分篇增注,阐微发隐,正本清源,并以大量时人命造作为,终于引起了命理学界的高度关注,理学返回大道,并更加成熟。此书一出,一时洛阳纸贵,人们争相传抄。作为经典应用,并世代秘传,被古人推宠为命理学中的圣经。正如古人所说:“此中旧籍,首推《滴天髓》与《子平真诠》二书,最为完备精审,后世言命学者,千言万语,不能越其范围,如江河日月,不可废者。”又说:“后学者研究命学原理,得此二书,不致于误人。”

  《滴天髓》可谓命理学的高级读物,其以正为论命主线,着重于阐述命理的精微,揭露的奥秘,旨在使研究命理的人能循正确的途径去解释命运,所以比较适合一般对命理学已有相当认识的人。而《滴天髓》不但是命学中的至宝,更是科学和混合的结晶。内容充满智慧,对命运的分析、演绎,绝对没有故作神秘或导人的地方。

  但该书实为命理的半部书,因书中涉猎大运的内容较少,更很少论及流年的断法,也没有触及到人生的万象,基本只在人生的富贵贫贱等大格局上烹炒,在当代社会是难以满足人们对命理学需求的。

  同时,由于过分追求旺衰与生克制化,把《渊海子平》中的有些精华也抛弃了,在现实中也存在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

  《子平真诠》当初不过是沈氏的一份笔记,在他生前并没有影印成册,只不过是在“幕府师爷”之间而已,三四十年以后,才有人将它印制成书。

  该书可以说是命理学不可多得的佳著。该书是以正论命为主线,观其论用神之成败得失,又用神之因成得败、因败得成,用神之必兼看于忌神,与用神先后生克之别,并用神之透与全、有情无情、有力无力之辨,论断细微,且辅之以命例为佐。

  关于书中“八字用神,专求月令”的观点令很多后来者不解,笔者将在拙著中加以论之。

  万民英(1521——1603)字汝豪,号育吾,明大宁都司人,嘉靖进士,官从河南道监察御史(七品)至福建布政司、右参议(三品)。后远离,隐居三十多年。对星相、命理研究造诣很深,他的《星学大成》及《三命通会》,均被收录于清朝的《四库全书》之中。

  该书在命理学的历史上拥有非常高的地位,主要因为万先生的学术地位很高,清朝编修的四库全书又将其收录,并给予了高度评价。此书共十二卷,前九卷分列了十天干,每天干以日为主,以月时为辅,定人吉凶,后三卷极具实际操作指导意义,是八字学习者不可不看的一本书。

  然而,从全书的构成看,是一本命理学的大杂烩,作者的意图是想把该书写成命学集大成者,故此广泛采集、兼收并蓄。万氏在多年的实践中发现,无论十神、格局、神煞、纳音论命,都有其道理和性,关键是能否掌握各自的精髓和运用方法,所以他只是作为一个历史的记录者来处理该书,而自己则没有提出一些能超越前人的新东西,以及怎样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初看时,显得过於庞杂、没有重点,给人以缺少自身思想神髓的感觉。但细看后,会觉得好东西也不少,尤其是十二卷版的后三卷,收录了不少《渊海子平》、《星平会海》和《神峰通考》中都没有的论文,是该书精华所在。

  《神峰通考》又名《神峰辟谬,命理正》,是明朝神峰子张楠所著。张楠为明代江湖郎中,细究命理学达四十余年,此书是他晚年70多岁时才写的,可以说是积数十年实战经验心血结晶,与野鹤老人的六爻巨著《增删卜易》有些相似。

  在命理学研究方面,作者堪称是一位创新型人才。他博览群书,立五星正说、五星谬说、子平诸格正说、子平诸格谬说、动静说、盖头说、六亲说、病药说、雕枯旺弱损益长生八法说、人命见验说等。对于前人的命学典籍,他尊其正理,辟其谬说,使庸者自聪,智者大成。

  该书和《渊海子平》、《滴天髓》、《子平真诠》、《三命通会》、《命理探源》、《穷通宝鉴》、《星平会海》、《命理约言》、《千里命稿》统称为命理学中的十大名著。

  该书虽更多内容是对《渊海子平》的注解,但在正格的论述方面更加详尽精辟,通俗易懂,且有自己的实践观点,因此也可以说是不可多得的命理学佳作。

  《穷通宝鉴》是明代余春台将江湖旧籍《拦江网》加以整理、归纳而成,而《拦江网》的作者已无可考。

  该书以日主为基点,与月令对照,结合寒暖燥湿,以官为首、以财为次进行论断,规律性极强。因人的八字共有约五十二万种之多,而研究命理的人一直希望找到一种简捷的方法可以概括所有的命例,而《穷通宝鉴》就提供了这样一种尝试。如“某日干生于某月,干透或支藏某某物,即为富贵或贫贱”,就像是一部命理字典,翻书便可查到。由于该书是根据实际操作中总结而来的,可以说有一定的性,但若以此为标准,去套所有的命局,就多有碰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