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文言文《犀利哥传》等被收编成书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2-30 20:31   4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恶搞文言文《犀利哥传》等被收编成书

  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恶搞文言文《犀利哥传》、《出师表》、《凤姐传》、《格林童话》文言版等等,居然收编成书了!记者昨天在新浪等论坛上看到,最近一本名为《别笑,一本正经的文言文》的热销书在网上大热。据悉,该书首印5万册已经脱销,被网友们戏称为“史上最‘’的文言文翻译”。当然,面对如此无厘头的书籍,也是质疑声一片,一些语文老师更是极度愤慨,觉得会学生。昨天下午,记者还联系上了该书的出版社。

  “犀利哥者,赣地鄱阳之布衣也。名国荣,姓程氏。有好事者怜其身而羡其容,惊其形而夸其貌,以‘剑眉星目,惊为天人’,名之于天涯。又以其英气逼人,目光如炬而以‘犀利哥’称之……”

  记者翻阅书目获悉,除了《犀利哥传》,在正式出版的《别笑,一本正经的文言文》书中还收录了 《春哥传》、《曾哥传》、《凤姐传》等众多流行篇目,均被网友奉为“经典”之作。

  该书中还收纳了“版”的《出师表》译本:“叔本来是一个种地的,在南阳有一亩三分地,在这个人砍人的时代,叔不想砍人,只希望不被人砍。”“你爹知道叔精得跟个猴一样,所以挂之前把大事都交给我,自从换了你当新扛把子,叔天天睡不着,害怕把老大的心给屈了,所以五月份领着弟兄们开着船过了泸河,到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把该摆平的都摆平了。”

  据悉,该书由5个部分组成,分别是“一篇不正经的序”、“古文今译篇:气死古人不”、“今文古译篇:正版的山寨文言文”、“句篇:雷雷更健康”和“扩展阅读篇:乱得有创意的文言文”。

  编者在序言里写道:“对于这本不正经的书,我们还是要说几句正经的。我们就是想通过对文言文的现代解构和解读,让大家容易地去理解文言文,更多地去发现文言文的可爱,忘记它形式上的枯燥。”并同时读者 “如果你是肺活量没有达到3000以上的男性,或者是肺活量没有达到2000以上的女性,那就要小心了!因为此书可能引起您长久的张口爆笑,以至您的供氧不足,从而导致昏迷、晕厥、休克等等突发状况。”

  这本书一出版便引起了众网友和学者的热议,新浪网友“我是一家之煮”质疑,“这是一次语言的进化,还是又一阵调戏经典的歪风?”

  也有一些网友表示担忧,“sina东方”认为“这样的文字最好不要发表了,有辱中国文化”。一些学者认为,文言文是我们语言宝库中的重要财富,这种恶搞既对不起古人,更对不起读者。

  一位几十年的中学语文教师陈老师愤慨地评价说:“这样对学习文言文的学生也很不好,学生接触这样的‘曲解’多了,反而记不住正确的原文和翻译,极易对原文意思造成。”

  华东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古汉语研究专家吴桥坦言,“这种做法有点哗众取宠的味道,有白话文干吗要去用文言文呢?

  你丫看不见吗?那黄河水流得多带劲儿,一直流到东海也不回头问候你一句。你丫看不见吗?镜子里一根根的白发真他娘的闹心,早上还乌黑柔亮得很,晚上就白得跟雪似的,活见鬼了!

  这人哪,该爽就放开来爽,该喝酒就敞开来喝,才拿着酒杯子不喝酒,对着月亮发呆装深沉呢!让我蹦出来,还让我这么有才,那一定会派上用场。就算穷得只剩下*,那也没啥,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老婆孩子可能也许都会有的……

  唧唧鸡,鸡唧唧。几鸡挤挤集矶脊。机极疾,鸡饥极,鸡冀己技击及鲫。机既济蓟畿,鸡计疾机激几鲫。机疾极,鲫极悸,急急挤集矶级际。继即鲫迹极寂寂,继即几鸡既饥,即唧唧。

  这本书还收纳了一篇文言版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稿。其中,有一段谈到麦凯恩,是这样翻译的:“顷接麦君凯恩电,虽未得晤,幸有一谈,其言谆谆,其意诚诚,鄙人感佩之至。选战期内,麦君劳碌几重,奔波几许,皆为国家计。诸般求索,时日良多,皆非余所能及。”不少网友看了喷饭,赞道此书真是中外合璧,文言文全球通用。

  “章公,字墨鱼,号保罗山人,原大西洋(18.75,0.01,0.05%)人氏也,祖辈世代泅泳捕虾为业,原籍英格兰,侨居日耳曼,自幼聪慧知天文通地理善卜卦……”

  出版社:应该是。一是因为《零分作文》的空前成功,可以看出,独特的幽默类图书可以走红,这个独特是不同于目前市场上其他的幽默搞笑书。正如《零分作文》一样,是让读者笑过以后能产生一些思考的东西。我们旨在为读者奉献最具草根气质的幽默文字,没想过要改变太多,只是想改变读者偶然翻开此书的某一刻。

  另外,我们希望藉此引发大家对中国传统文化——文言文的关注,能带给大家一些新的学习和普及文言文的方法。

  出版社:一是可以把大家觉得难搞的东西搞的让大家很喜欢,另外一个还是想借此让大众来关注传统文化,来探究到底怎样继承和发展传统文化。

  出版社:有支持,也有反对。反对的还不少,比如文学评论家李星,“非常”,认为是对不起古人,“要把文言文当父母一样尊重,绝不能恶搞”。在此,我个人认为,所谓的“恶搞”并不准确,这些作者应该是没有这种想法的,他们大多也是希望通过一种好玩的方式,来让大家关注。除了关注自己,更多的当然是文言文了。本身他们对这些文言文的了解就比大众多,否则也不可能“恶搞”的这么好看。至于书中的《凤姐传》等,算是恶搞,但这个恶搞就不同于那些古文了,本身就是一个娱乐的行为。

  出版社:很多进步都是在一片质疑声中过来的,所以我们对此都看得很淡然。(范彦萍 陈法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