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晓云:六十载书法实践“与古为新”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2-30 20:27   3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孙晓云:六十载书法实践“与古为新”

  作为2018年江苏省文艺名家晋京展的重要展览,11月23日至30日,《与古为新——孙晓云书法作品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重磅亮相,现场展出了孙晓云近几年创作的百余幅精品力作,内容以书写中华优秀传统名著为主,这次累计15万字的精品大展,引来观众如潮。

  从三岁起习书至今已逾60载,孙晓云为当代书坛贡献了传统典雅的书风,在书法创作、理论研究、书法教育和书法普及与发展等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多成就。“40年,新中国的书法发展,我是亲历者、者,更是实践者。”孙晓云说。

  11月23日下午,孙晓云在荣宝斋举行了题为《书法实践者》的,并给书法爱好者签名。前来排队者源源不绝,她从下午3:30整整签到晚上6点。像这样的签名活动,最近20年来她前前后后大概有近40次。每次,她都会用毛笔一丝不苟地签上读者的姓名和自己的名字,每次都签到最后一位购书者为止。她说,“这是我跟读者之间独特的书写沟通和交流,也是对读者的一种尊重。”

  对待中国书法,孙晓云充满了虔诚和崇仰。她谦逊地将自己的一生定位为“书法实践者”,并且用六十年的书法人生,不断践行着自己的初心,倾诉对书法的热爱。

  孙晓云的父亲是新四军老战士,母亲出身书香门第,外祖父是著名金石篆刻书法家。对书写的热爱,就像一粒种子,从小就牢牢扎根在孙晓云的心里。孙晓云5岁那年生麻疹,连着十几天高烧,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写字”。这份“初心”,是让孙晓云60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学习、研究、实践书法的最原始动力。

  回望自己的艺术人生,孙晓云始终感谢时代给予自己的宝贵机会。孙晓云出身在南京,17岁到江浦农村插队,干各种农活,当美术代课老师、的通讯报道员、文化。后来她又当了八年兵,写字画画、写词作曲、写剧本、相声、快板、舞台剧,当图书管理员……这些各种各样的经历,锻炼了她对生活的能力,也赋予了她独特的艺术触觉。

  上世纪八十年代,孙晓云到南京书画院工作,此后在江苏省美术馆、书法家协会等单位,与书法相伴相随一生。四十年来,她始终立足经典、传承创新,形成了既精致典雅、秀敏灵动,又端庄大气、自然天成的书风。

  孙晓云向国家博物馆赠送书法作品和作品集,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成军接受捐赠并颁发收藏证书。

  作为一名在历程中逐渐成长起来的书家,孙晓云不仅专注书法本身的传承与创新,更常注重书法实践总结和理论研究,贡献了属于自己的当代理论体系。1998年,孙晓云将多年的书法实践中遇到的问题和思考的过程写了一本书——《书法有法》。从2001年出版以来,至今畅销不衰,已有国内外六个出版社出了26版,发行20余万册。

  这些年来,她还以“书法有法”为主题,举办了国际、国内多次个人书法展和书法,让更多人对于书法的认知,到历史与文化的高度。她在《书法有法》的序言中写道:“我的所有研究都与实践有关。解决实践中的问题,换来一个的客观的头脑,这才是我研究的最终目的。”

  作为一名女性书家,孙晓云视书法为“女红”,几十年如一日潜心、精心创作,将书法奉为自己人生至高的追求。2013年,孙晓云动过一次手术,如手术稍有不慎,可能会造成胸以下瘫痪。手术前,孙晓云托朋友在手术期间刻两方印,一方是“术后书”(手术以后写的字),一方是“术后体”(生怕手术以后神到,写得不像自己的字体)。

  手术中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本应2个半小时的手术开了7个半小时。醒来后,孙晓云最着急的就是想印证自己到底能不能写好字了。术后第三天,她躺在病床上为小签书,发现无论是手的控制力,还是字的造型,居然和手术前是一样的!她开心极了,立刻告诉朋友“术后体”不刻了,就刻“术后书”。

  手术后,孙晓云有半年背弯不下来,只能直着身体写大字,后来才慢慢恢复写小字。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催促着她。她抓紧术后的恢复,花了三年多时间,完成了小楷《经》《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去年整理出版了“合辑”,今年,她又完成了《历代家规家训选》,加起来一共10万字,已陆续全部出版。

  以上这些原稿,这次全部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其中精细、微妙的长篇巨制,呈现在80个2.5米的展柜中,这种独特壮观的艺术表现形式,令人震撼,让人完全想象不到孙晓云背后所经历的辛苦付出。孙晓云对待书法一丝不苟,不能允许书写中有一个字不满意。这四年来,她写秃了两百多支毛笔,一大包作废的稿纸上,少说也有5万字。她凭一己之力,耐心完成了这样巨大的文化工程:以书法书写名篇,以精品承载经典。

  经常有人问她,你花这么多年的时间,只做写书法一件事,是不是太枯燥了?“说实话,像我这个年龄做这样的事的确不容易。”孙晓云坦言,自己很少逛街,很少参加无关紧要的活动,一有时间就静下心来写,甚至出差时都带着笔墨纸张,抽空就写。

  能让她下来的,是那份对中国传统文化视若神明的,是她对当代书法家身上责任的一种担当。“这么多年习修书法,让我头上有神明,脚下有底线,胸中有正气,手里有活干,这个活就是书法。”孙晓云说,“一拿起毛笔,我就是最幸福的人,就是离理想最近的人。”“作为我们新时代的书法家,应该经常想到的是,怎样用手中的毛笔,为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留下些什么,为我们的书法人生留下些什么。”

  在当代,书法是跟生活、社会息息相关的,它不能仅仅作为一个单纯艺术存在。这是孙晓云对当代书法的认识:在当前信息化时代,书法离人们越来越远,我们要用各种形式好这项珍贵的传统文化。“中国人的和血液里是天生有书法情结和基因的。”她认为,“文化自信首先要从书法自信开始”。

  这十几年来,孙晓云也了中国传统文化和书法在人们心中的份量越来越重、普及面越来越广。每次她的签名活动,都会引来大批书法爱好者。最多一次,她签了4000册,一共签了5个半小时。不停重复的动作,让她右臂肌腱损伤,疼到晚上睡不着。

  然而,孙晓云从未抱怨过。她说,每当自己在现场,看到绵延百米排队的读者,看到老人坐在凳子上挪动、家长领着自己的孩子、外地书法爱好者大汗淋漓赶来,甚至有人推着小推车来买书,她都会在内心油然升起一股。让更多的人喜欢上传统书法,让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的生命力更蓬勃更有力量,是她自己持之以恒的坚守。在《书法有法》的再版后记中,她说,“这就是当代书法家的社会责任和历史。”

  《黄庭坚 出迎使客质明放船自瓦窑归》 34cm × 67cm,2015年

  除了展览、签名售书,为了让书法更好地走进百姓生活,孙晓云还非常热衷于做一些公益事业。每一年,她都会带领江苏省书法家协会,进行大规模的书法惠民活动,包括书法慰问,写春联、送福字。她写的福字极受欢迎,从2006年开始,200多张到现在的2000多张,她从不言累,只想用自己的行动重新大家对传统文化的热爱。

  为了满足更多书法爱好者的需求,除了写,孙晓云还印刷了很多自己写的春联、福字,免费送到军营、社区、街道、学校、农村、车站等等。在她看来,书写春联、福字是以书法为载体去表达中国文化习俗,在传统佳节期间营造喜庆的文化氛围。“我们要坚定文化自信,就要在一点一滴的小事上,让中国文化通过中国书法,不断地渗透进人们的生活。”

  在2014年《书法有法》精装版的序言里,孙晓云用了这样一段文字来总结自己的书法人生:“60年的书写生涯,我实际上只做了一件还没有做好的事——传统经典书法的传承。我力图用微不足道的严肃态度,以毕生的实践和溯本求源的,来、别人。让书法重新走进生活,走进社会、走进家庭,走进每一个人的心里,真正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神圣的象征。”